Menu
Woocommerce Menu

歼20从航展首秀到能实战还要等多久 或需七年时间

0 Comment

2016年底,在4架苏-35来到中国之后的消息被媒体竞相报道之后,这款之前因为不确定中俄签是否署合同而显得“神秘”的战斗机,便再次以另外一种方式“神秘”起来——至今尚未正式露面,这种神秘感甚至让一些人再次怀疑中国是否真的已经引进了苏-35。

  10月28日,空军发言人申继科大校发布消息称,空军试飞员将驾驶歼-20战机在第11届珠海航展上进行飞行展示——这将是中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隐身战斗机首次公开亮相。而从近日网络上公布的图片看,我国的隐身多用途战斗机歼-20还有可能以双机编队飞行表演的形式现身航展。

有军事观察员对“迷彩派”分析认为,从中国新型军用飞机的装备资料来看,如果想让苏-35出现在军方的报道之中,那么可能需要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苏-35在解放军空军必须形成初始作战能力。

  这一方面展现了我国空军作为一个大国空军应有的自信和开放,另一方面也印证了歼-20首批已交付空军的消息。因此,歼-20在珠海航展的公开亮相,某种意义上说也可以视为该机的正式服役仪式。那么,从小批量交付到成建制形成战斗力,歼-20还要再经历哪几道关?我们不妨做一个设想和展望。

一款战斗机装备部队后,必须经过大量的飞行训练,与飞行员有了较好的磨合,并能完成常规的作战训练任务后,才能形成基本或初步的战斗力,这就是我们常见到的形成初始战斗力。尽管中国并没有公布相关标准,但是参考其他国家战机形成初始战力的标准来看,基本都少不了三个方面。

  生产定型

图片 1

  自2011年1月11日首飞以来,歼-20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首先是技术验证机阶段,编号从2001到2004,共3架,2002与2004为同一架。接下来是原型机阶段,从2011到2017(网上没有出现过2014号原型机的照片,可能为静力试验机或者为空号)。之后便是工程样机阶段,从2101、2102开始。由于工程样机属于小批量生产型,要交付空军相关单位试用,因此最终外观为服役涂装并且不再使用工厂编号。

除了在中国互联网媒体流传过少量照片之外,中国的苏-35至今未正式公开亮相

  以目前歼-20研制进展判断,到工程样机阶段,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应该已经完成了设计定型,军方也下达了小批量生产任务,进入到生产定型阶段。在军方正式下达批量生产任务之前,中航工业成都飞机工业集团公司要完成歼-20的生产定型。同时,作为设计单位,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要针对军方试用阶段暴露出的问题,持续开展歼-20的改进和升级工作。

一是具备一定的数量,一般不应少于10架,美国要求首次列装的F-35A数量为12至24架,F-35B为10至16架,而F-35C为10架。

  相比设计定型,生产定型同样非常重要,其中涉及到量产所必需的工艺规范、工装夹具、装配流程、各种机载设备的采购、交付试飞大纲以及军方相关人员的培训等诸多繁杂的事务。可以说,顺利闯过生产定型关,歼-20才能够从试飞机型真正成为作战机型。如果在生产定型阶段留下某些隐患,而到了战机大批量装备部队后才发现,将会造成无可估量的损失。以美国F-35战机为例,该机交付美国及其盟国的数量近200架,但是近年来已经遭遇多次大规模停飞。期间暴露出的诸多缺陷和故障很大程度上都与生产阶段的工艺、材料等息息相关。

二是飞行员要得到较充分的飞行训练,要有足够的飞行小时,美国规定F-35A的飞行员,其平均飞行训练时间不应少于1千小时。

  制定飞行训练大纲及空战战术

三是要进行实战化的训练,美国明确F-35A要能在对抗环境中,执行基本的近距空中支援、遮断和有限压制敌防空或摧毁敌防空的训练任务。

  歼-20小批量交付空军后,按照流程,首先要装备试训基地,用于飞行员及地勤人员的培训以及相关训练大纲的编写。歼-20作为具有隐身性能、高机动性等性能,并装备最先进航电设备的新一代战机,从驾驶体验来讲应该比上一代战机更为人性化、更容易上手。因此,空军飞行员从歼-10、歼-11等第三代战机转飞歼-20并不会遇到很大的困难,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出色的飞控设计会使得飞行员更加得心应手。但是,如何根据歼-20如此强大的性能来制定飞行训练大纲以及相应的空战战术,对于空军来说将是一个必须越过的难关。

而从苏-35进入中国后的公开资料来看,想要达到以上三个方面都非常的困难。

  以F-22战斗机为例,美国空军最初希望该机能够完全代替F-15,该机所装备的数据链系统甚至只能同型战机之间交换数据,在战术上完全自成一套体系。外界形象地将F-22称作“踢门者”,率先承担打击敌方重要节点的任务,实际上等于该机游离于美国空军作战体系之外,单独执行任务。近年来,随着生产线全面停产,美国空军不得不考虑让装备数量仅为180余架的F-22与F-15、F-16等第三代战机配合作战,担负“助攻者”的角色。而F-15等战机也必须加装专用的数据链吊舱,才能够与F-22的数据链系统交换信息。

图片 2

  对于中国空军来说,歼-20同样面临着究竟是成为“踢门者”、“助攻者”、甚至是敌方隐身战机的“终结者”的选择。这一作战定位将决定着歼-20如何形成战斗力。F-35战机如今已经在美军中装备百余架,但是无论美国空军、海军还是陆战队,都对宣布该机形成初始作战能力的这一决定持谨慎态度。除了技术和性能上的原因,最根本的在于这三个军种对于F-35究竟应该担负怎样的作战任务并不明晰。有了前车之鉴,笔者认为我国空军在未来至少15年内仍将保持同时装备第二代、第三代和第四代战机这一局面,其中第三代将是数量最多的绝对主力。歼-20作为我军最强、造价最为昂贵的第四代战机,限于拨款经费以及企业产能等因素,不可能在短期内大批量交付。因此,装备数量有限的歼-20不能像最初的F-22那样仅仅是“踢门者”,而应当从一开始就完全融入到作战体系之中,成为第二代、第三代战机背后最为坚强的“支援者”和“助攻者”,全面提升我国空军空中作战体系的战斗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