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美海军新规:无人驾驶飞机飞行员必须开F16轰炸才干上岗

0 Comment


  近些年,由于无人机的异军突起,无人机操纵员需求巨大。美军在这方面走在前列,不过,在无人机操作员的选拔问题上,美国几大军种有着迥异的做法。

图片 1 中国CH-5型长航时察打一体无人机,性能全面比肩“死神”

  因为在空军那叫作战,不是玩游戏!(作者署名“科罗廖夫”)

  2012年,美国海军规定只有军官和有飞行经验的士官才能操纵25公斤以上的无人机,但允许士兵操纵18公斤重的“扫描鹰”等小型无人机。相比而言,美国空军对无人机操作员的要求最为苛刻,长久以来,只有军官才有资格操作空军装备的无人机,而且必须是飞行经验丰富的有人驾驶飞机的飞行员。3年前,美国空军拒绝了基层部队指挥官关于使用士官操纵无人机的要求,而且把无人机操作员的培训人数控制在每年不到一百人。加上空军面临与民航的飞行员竞争,战斗机的飞行员数量都无法保证,更不用说再从中选派无人机操作员。近几年,在美国国会持续施压下,空军被迫同意让不是飞行员的军官担任无人机操作员,但他们将不享受飞行津贴。

图片 2 1名女下士正在霍勒曼基地学习无人机飞行员培训课程

  中国空军的攻击无人机由谁来操控呢?

  由于美国空军无人机操作员很少获得陆军那样丰富的实战经验,美国空军飞行员转为无人机操作员通常要进行长达15周的培训,好在转行的大多是资深飞行员,培训课程的淘汰率不足2%。但是作为一名无人机操纵员,各种待遇却随之下降,他们既失去了飞行机会又失去了飞行补贴。为解决这些矛盾,美国空军决定为无人机操作员发放同样的飞行津贴,而且规定飞行员转为无人机操作员2-3年后,可以返回飞行联队继续驾驶有人飞机。

  美国空军在2015财年投入了30亿美元专门用于改善无人机飞行员的训练体系。然而预算和设备的增加只是小问题,最严峻的挑战是空军严重缺乏足够的教官。大部分的无人机飞行员在受训合格后就进入作战中队缓解巨大的人员缺口,空军根本不敢将这些飞行员调去做教官。而那些刚刚培训合格的学员,又不具备成为教官的资格。对此,空军正在催促MQ-9型无人机模拟训练器的开发工作,希望以此为契机,大规模铺开无人机飞行员的培训工作。

  攻击-1无人机具备对敌目标进行精确打击的能力,还能够携带侦察设备对敌方目标进行远距离长航时侦察,总体性能已经达到了国际上同类型无人机的先进水平。平时主要担负持久情报、侦察、监视和警示、攻击任务,战时主要担负低威胁环境下战场重点区域持久监视侦察和攻击、毁伤效能评估等任务。

  据美国《空军杂志》介绍,目前,美国陆军一般安排军士(NCO)和准尉操控无人机,而且各部队的作战实践已经证明NCO完全能够胜任。在美军四大军种之中,陆军的无人机部署数量最多,其运转模式也相对比较成熟。目前,美国陆军5磅重“大乌鸦(Raven)”无人机已经装备到排、连级单位,担负行军编队和攻防战斗的航空侦察等任务。因此,陆军每年必须培养2000名无人机操作员,每名操作员每年飞行时间达到1200小时,大大超出了陆航直升机飞行员450小时的年均飞行时间。虽然“大乌鸦”无人机仅5磅重,飞行中受风力影响较大,但操控相对简单,操作员的培训时间仅为80小时。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熟练的“大乌鸦”无人机操作员充实到美军地面指挥体系之中。

 美国《防务新闻》网站4月4日报道,美国空军近日计划改革无人机飞行员培训体制,为未来的无人机飞行员们添上“驾驶有人飞机执行实战化任务”这一课。为此,空军专门出台新规,要求所有的无人机飞行员都必须接受至少40个小时的实际飞行训练,并把驾驶F16成功投掷实弹作为新的无人机飞行员合格标准。

图片 3

  最近,空军正式将无人机确定为独立“兵种”,拥有了正式的军事岗位名称。随着工作条件的不断改善,一些空军飞行员自愿转为无人机操作员。预计在不远的将来,美空军也会借鉴陆军的经验,把无人机操纵的任务,真正交给士官来完成。

  因此空军被迫在2016年同意让不是飞行员的军官担任无人机飞行员,但他们将不享受飞行津贴。为了让这些“新人”得到正规的飞行员培训,空军特别要求所有无人机飞行员都必须接受至少40个小时的实际飞行训练,并把驾驶F16成功投掷实弹作为新的无人机飞行员合格标准。未来,空军可能还将放开无人机飞行员资格对NCO(士官)群体的限制,目前已有部分NCO临时性地参与了无人机飞行员培训并参与了实战。

  我们从军方发布的无人机驾驶员的一些信息也能看出,李浩从军30多年来,飞过6种有人驾驶飞机和无人机,2010年地方无人机公司高薪聘请即将到龄停飞的李浩,他不为所动,报名部队选调无人机飞行员,担任新机首飞重任。

  据介绍,在“彩虹”团队向用户提出的选拔无人机驾驶员的指导意见里,还专门提出了一条:具备玩射击类电脑游戏经验。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为何美国的无人机误炸率高,搞的巴基斯坦民众怨声载道的根源,美国的那些无人机操作员,都是驾驶F-15\16战斗机的“老鸟”,通过这一个小小的屏幕让他们仔细去分辨地面上聚集朝天放枪的人群究竟是恐怖分子还是正在庆祝婚礼的当地居民,他们恐怕也没那么多闲心,可能直接一发导弹就下去了。

  另外一个比较突出的原因,大型长航时无人机都在视距外的数百甚至上千公里飞行,操作手只能在屏幕上操作无人机,大型长航时无人机上都安装着卫星天线,控制信号通过卫星数据链传输,无线电控制信号和传感器视频画面都要先传输到通信卫星,再向下传输到基地控制仓或无人机上,而通信卫星位于3.6万公里的同步轨道上,一个双向反馈信号就需要四次信息折返,14.4万公里,需要半秒钟,再加上信号的复杂计算和处理,这样就要有个延迟时间,间隔通常为2~3秒。

图片 4  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环境十分狭小。他们要窝在这方小小的角落,盯着屏幕时间长达12~14小时,一周只能休息一天,每三个月才有一次休假机会

  二十一世纪最初十年,是无人机事业蓬勃发展的十年,各国都竞相研制和发展了几百种各种用途的无人机,在军事上尤其以美国MQ-1捕食者和MQ-9死神为代表的攻击型无人机最为耀眼,中国也不甘落后,紧追美国,在几乎同一时间自主研制并装备了彩虹-3/4、GJ-1/攻击-1(翼龙1无人机的自用型)等察打一体无人机,同时配套了品种丰富的无人机专用弹药,随后又推出世界最先进水平的翼龙2,彩虹5,利剑、云影等大型无人机,在技术上与美国齐头并进,并具有自己的特色。中国空军将拥有五个以上的无人机飞行团,装备数百架攻击型无人机。

  得益于近年来中东局势的糜烂和海外用兵的高成本,无人机部队在美国空军中的比重与日俱增。随之而来的,便是越来越大的无人机飞行员缺口。雪上加霜的是,由于空军与民航对飞行员的竞争日益激烈,使得近年来空军连战斗机的飞行员数量都无法保证,更不用说再从中选拔无人机飞行员。

  去年珠海航展时,央视播出了翼龙2、彩虹五号无人机专题,其操作手在飞行控制舱通过手柄和综合显示屏操控无人机进行作战的画面,引起了全国民众的高度关注。很多年轻人发现攻击无人机的操控非常人性化,界面也相当友好,与平时在电脑上使用手柄玩飞行游戏区别不大,由此产生热议,未来的攻击无人机飞行员是否可以从民间的电脑游戏高手中产生。

  有趣的是,似乎只有美国空军坚持让所有型号无人机的飞行员统一并强制参加实际飞行训练课程。就拿和美空军MQ-1“捕食者”定位相似的中国CH-4“彩虹”无人机来说,该机的“娘家”航天科技集团气动研究院负责人曾明确表示,操纵这种察打一体无人机完全没有专门掌握有人机驾驶能力的必要。操纵员只需要在触摸屏上点击设定航迹点,飞机就会自动按照要求飞行——换言之,“彩虹”无人机的飞行员与其说更接近飞行员,不如说更像是在玩即时战略游戏。而使用光电头搜索目标和发射武器进行打击,也是直接在触摸屏上点击几下即可轻松搞定,唯一需要注意的只是射击距离不要超过射程。

  空军从2010年开始展开选调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无人机飞行员均为空军现役飞行员,操纵设备也与有人驾驶的战机类似,今年2月,甚至有两名第三代战斗机飞行员改为无人机飞行员,其中一位还曾在自由空战中成绩优异,获得空军飞行员最高荣誉——“金头盔”。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加入无人机飞行员序列,意味着无人作战力量实战化水平迎来新的突破。

图片 5  在中东叱咤风云的MQ-9“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无人机飞行员需要手动操纵起降

  如果能在电脑上熟练的玩飞行游戏,那么也可以直接操控察打一体无人机执行作战任务,唯一区别是电脑上打击模拟目标,而攻击无人机打击的是真实目标,而且在地面操控,没有人身危险,工作环境舒适,不需要有人机驾驶员需要经过正规航校和教练机的艰苦训练,对身体条件的要求还不太严格,这简直是最理想的职业。

  也许,这就叫世界第一空军的文化传统。或者说,美国空军在无人机飞行员问题上,一直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大傲娇?

图片 6

  过去,由于美国空军无人机飞行员很难像陆军同行那样获得丰富的实战经验,普通有人飞机的飞行员转为无人机操纵员通常要进行长达15周的培训。好在转行的大多是资深飞行员,培训课程的淘汰率不足2%。但在成为一名无人机飞行员后,原本作为飞行员的各种待遇就会随之下降,这些走在时代前列的“弄潮儿”往往既失去了飞行机会又失去了飞行补贴。在空军内部,他们被视为“在工作时间玩电子游戏的人”,以至于长期在工作环境、待遇、升职方面被刻意打压。

  5月23日,新华社刊发专题报道《大地上的天空——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李浩投身改革强军记事》。讲述了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李浩的事迹。

  美国空军现有1300余名合格的无人机飞行员,如果以有人机飞行员工作时间的2~3倍来要求无人机飞行员,那么其无人机飞行员的缺口依然高达60%。直视着惨淡的现状,美国空军一方面逐步放开无人机飞行员的培训限制并增加培训单位,另一方面又死心不改的要求无人机飞行员具备有人机的飞行能力和攻击经验,完全没有考虑过让眼镜宅当廉价无人机飞行员的想法。

  空军要求使用真正的飞行员操控大中型无人机,主要原因是所执行的任务比较复杂,军用长航时无人机的体积庞大,续航时间较长,空中复杂气象条件的影响也较大,需要具有丰富飞行经验的飞行员去处理,而民间电脑高手则没有这些经验和技术。

图片 7  成功出口沙特的CH-4型长航时察打一体无人机,自动化程度比MQ-1更高,成本也更低

图片 8

  不过,事情在最近有了转机。“当我两年前第一次来到这个中队的时候,人员和设备不足是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计划中的的教官只到位了50%,装备和设施只到位了70%,那真是一段艰难的岁月。“新墨西哥州霍勒曼空军基地的无人机飞行员训练(RPA)中队负责人如是说。霍勒曼空军基地的RPA训练中队在去年训练出了603名合格的无人机飞行员,他们的未来目标是在2016财年结束后将这数字提升到800人以上。

  李浩所在部队是空军首支装备察打一体无人机的部队,从报道的图片看,机型为攻击-1型无人机,该机实际上是成飞公司出品翼龙1察打一体无人机的自用型号,2011年列装航空兵某师,常驻西北国家靶场。在空军“红剑-12”演习中,国产攻击-1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圆满完成高空照相、目标侦察和图像传输任务,标志着中国察打一体无人机正式融入作战体系。在2014年举行的上合组织联合演习中,中国的攻击-1型无人攻击机首次露面并进行了实弹打靶,对一处高地实施侦察,对敌指挥车发射导弹实施斩首行动,秒杀恐怖头目,整个作战过程令参演的俄军大开眼界,原因是那时候俄罗斯军队还不拥有任何攻击无人机型号,直到现在也没有。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